????在岭西稍微休息了一夜,隔天清晨天刚蒙蒙亮三人开车启程,从国道上了高速直奔东北方向,这一路下来没有个三四天的时间是走不完的,路程远近不说,单人的体力毕竟还是有效的。

????????在出发之前他们三人还准备了不少的补给,按照唐昆的说法那就是我这一路肯定是得把油门踩到油箱里去了,在保证安全的前提下能有多快就开多快,争取第三天晚上看见那一片的夕阳西下。

????????但是开了三个多小时后,唐昆就满嘴喷着吐沫星子,骂骂咧咧的说道:“你俩能不能他么有点人性了,我累得跟条狗似的,你们不能给我帮上忙我也就不说什么了,但是能不能别在旁边给我精神上再来点摧残了?”

????????副驾驶的王长生迷茫的睁开眼睛,擦了擦口水不解的问道:“怎么还急眼了呢?”

????????躺在后座的梁平平坐了起来,扣着眼角的眼屎问道:“开到哪了啊,我睡的有点迷糊了。”

????????唐昆开了三个半小时的车,这两人睡了差不多能有两个多小时,并且还极其不人道的发出了鼾声,睡得很是香甜。

????????唐昆破马张飞的说道:“我一个人开车没啥,你俩不会开我也能理解,但是两位大哥,在我开车的时候你们能不能都别睡觉,至少也得分出一个人来陪我说说话吧,我他么万一要是疲劳驾驶了,一不小心怼上别的车,咱三全都拥抱上帝去了,那正好,你们干脆就一睡不醒得了。”

????????王长生尴尬的笑了笑,挠着脑袋说道:“我以为你需要个安静的环境来把着方向盘,不想被人打扰,我就没和你说话呢,你倒是早说自己需要配个秘书来给你解闷啊。”

????????唐昆顿时崩溃的说道:“然而并没有安静,你是不知道自己打呼噜的动静有多大么,我这车要是隔音不好,旁边超车的都能听到你的动静了。”

????????“咣,咣”梁平平下意识的就伸手敲了敲车门,特茫然的说道:“你这车四处漏风,除了喇叭不响,哪都动静不小,你居然好意思说隔音?”

????????“重点,大哥们圈上重点行么,重点就是我在开车你们在睡觉,OK?”

????????“好吧,你要这么说那我俩接下来就不睡了”王长生顿了顿,接着很不走心的说了一句:“我怕白天睡多了晚上容易失眠。”

????????唐昆嘴唇抽搐了几下,憋了半天后才无奈的说道:“给我起两瓶红牛吧,我加把劲再开快点,尼玛,这环境和气氛我实在是挺不住了。”

????????一路疾驰,下午黄昏时分左右,车就进了浙省境内,晚上九点多累的跟条死狗的唐昆把车开进了服务区,三人吃了点热乎的饭菜后开了两间房,今晚就算是到此为止了,开了一千多公里差不多是已经到极限了。

????????一夜无话,隔天早上,再次启程。

????????这一天,唐昆继续当狗。

????????天黑以前,车程进入到了齐鲁大地,这就已经是北方的地界了,三月份的天气气温还在零度左右徘徊,而等过了山海关的话就得降到零度以下了,还是天寒地冻的。

????????运气略微有点不好的是,进了齐鲁大地没多久,天上就开始飘起了雪花。

????????“啪”唐昆咬着牙,拍了拍方向盘,嘀咕道:“屋漏偏逢连夜雨,着急赶路遇上下雪天,真是哔了狗!”

????????梁平平小声安慰道:“慢点开,没事的,安全第一”

????王长生“嗯”了一声,接着说道:“毕竟再大的事也没有命大。”

????????唐昆烦躁的说道:“你俩都给我闭了,本来我的心情有点小烦,现在听你俩一说就彻底燥了”

????????“嗡!”唐昆刚说完,忽然间一辆灰色的大切诺基几乎是擦着他们这辆车的一边快速的开了过去,宽大的轮胎带起来的雪花甚至还落在了他们的车窗上,叽叽歪歪的唐昆完全没有料到会发生这样的一幕,毕竟高速上敢这么快速的超车,蠢萌新手都不会干,除非是脑子有坑外加精神不正常。

????????所以,唐昆被晃了一下,握着方向盘的手下意识的就往旁边带了一点,此时的路上已经有点积雪了,他这么一打方向盘性能不佳的这辆车,轮胎下顿时就打滑了,车身“嗖”的一下就向前斜着蹿了过去,路面上传来了阵阵的刺耳的摩擦声,车身一下子就横向飘了出去。

????????唐昆顿时被惊出了一身冷汗,头皮当即就麻了,但你不得不说的是,这个挖坑的临场反应绝对经验十足,当轮胎打滑车身转了两圈的时候,他都没去踩刹车,就是把脚从油门上给松了下来,然后双手紧握着方向盘,让车速缓慢降低,哪怕是眼看着要撞到旁边的护栏了,他都没有急刹,这个时候刹车绝对是找死基本九成以上的可能会侧翻的。

????????“嘎吱”车身的一侧擦上了高速护栏,车窗外面都崩出了一串的火花,但与此同时速度也彻底的慢了下来,然后直到完全停下。

????????“咕嘟”王长生,唐昆和梁平平全都咽了口吐沫,突然来的这个变故,把他们全都给惊了,说实话这完全就是在黄泉路上绕了一圈差点就没回来,要不是唐昆处理得当的话,车里的三个不死也得重伤。

????????情绪稍稍的稳定了一下,唐昆搓了搓泛白的脸,咬牙说道:“真他么是活腻了,疯了咋的……”

????????那辆切诺基也已经开没影了,你这时候就是骂出花来也没用,人家根本听不到你自己还气得够呛,唐昆唠叨了一句后就没在骂了,毕竟他们人都没事这也算是万幸了。

????????梁平平抹了下额头的冷汗说道:“要么,阿昆啊,我和长生坐飞机过去,你自己慢慢开?”

????????“嗡”唐昆一踩油门,车子重新上路,然后慢慢的开了起来,他吐出一口浊气说道:“我死也要拉你们垫背,先走的话想也别想!”

????????开了没到几分钟,前面有个服务区唐昆舔着嘴唇说道:“下去休息,平复下我躁动的心,我好像有点没太缓过来,歇歇再走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