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各位领导,我安居公司面向的是高端家政市场,目前主营业务以高级月嫂和母婴护理为主,前些日子我们还和妇幼保健院签订了长期合作协议。今后妇保院病房产科的母婴护理工作,由我们公司独家提供!这在整个杭城的家政行业里是绝无仅有,首创先例的……”

王大鹏口才不错,口沫飞溅下激情澎湃,在关良义、韩东升他们面前,说得他们安居家政天上有地下无,整个杭城鲜有同行中能与他匹敌。

都说外行看热闹,内行看门道。

他这些话听得韩东升、关良义他们是面露满意,连连点头称赞。

但在其他四位同行耳中,自然又是另外一番味道了,像佳宝护理和金源月嫂中心两家的代表人,更是彼此意味深长地对看一眼,脸上挂满了浓浓的不屑。

这两家公司和安居家政走得都是同样的业务路子,而且妇保院的业务他们两家之前也一直在谈,结果却被王大鹏捷足先登,成了妇保院母婴护理工作的独家合作商。王大鹏用了什么招数拿下妇保院,大家心照不宣了,商场博弈,输输赢赢总是难免的。

但是当着他们两家的面,这么自卖自夸,就有些打他们两家的脸了!

佳宝护理这次来的代表姓苑,是个三十来岁的年轻小伙儿,但在佳宝护理公司的职位不低,是主管公司业务的经理。

别看年纪轻轻,但在场的同行都认识他,因为他曾经是业务员出身,一度两年蝉联某家政公司的金牌业务员,去年被佳宝护理公司以三万月薪挖过去,出任佳宝护理主管业务的经理。这年头,三万月薪的家政公司中层管理,别说在整个杭州了,就是北上广也不多见,这消息一出,顿时在同行圈里引发一番热议。后来同行给他取了个外号,叫苑三万!

对这个外号,他不仅不抗拒,而且还蛮喜欢。他也不负佳宝护理老总的厚望,从去年来到佳宝护理至今,公司整体业务至少上扬了70%,当然也跟行业大环境大涨有着密不可分的关系,但不得不说,苑三万的确值这个价。

妇保院这单业务也是他亲自跟的,后来被王大鹏用非常规手段抢走,这单业务让他一直引以为憾。他很清楚,如果做下妇保院这单,对佳宝护理在家政市场的口碑和公信力将会起着至关重要的作用。

可惜了……

但输了业务,不能连人都输了。

看着王大鹏这种当众打脸的夸夸其谈,他猛地站起来,问道:“王总,你说你们安居家政是本市高端家政市场中,规模最大,实力最强的公司,我这就不服气了!敢问王总,这次杭三棉厂的下岗职工,安居家政接收了多少人?”

“前后两批,共计18人!”

王大鹏知道苑三万一直气自己抢了他的业务,但是商场如战场,弱肉强食,不抢难道还等着别人送到嘴边不成?

“才18个人呀?听王总这么大嗓门儿地说安居家政怎么牛逼,我还以为接收了三棉厂180个下岗职工呢!听了王总的高谈阔论,我都不知道怎么发言了,瑟瑟发抖!毕竟我们才接收了三棉厂30名下岗职工…而…已!”苑三万讥笑道。